papi 酱近况:钱有了,人变了

紫潮网 八卦 2022-03-23 52763 0

当了母亲后,江经常想起她和丈夫读研究生时租住的房子。

在背景永远凌乱、被白色推拉门隔开的房间里,她创造了被称为“宇宙第一网络名人”的“papi酱”。

也是在那栋房子里,她成功地从中戏毕业,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努力地与交通相处,时刻准备着去死。

现在,这个房子是老胡父母住的。

不久前,她回到那间房子,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,突然想起成为“papi酱”之前的那些日子:“多闲啊,同时多开心啊。”

“那时候除了没钱,我很开心。”

现在我们有钱了,许多事情变得复杂了...

进展不顺利。

宝宝回来后,papi酱的几个动作都不顺利。

不久前,她的工作室宣布取消,引起了很多猜测和讨论。

时间线再次向前。几个月前,她主演的第一部电影《明日会晴》口碑翻盘,papi酱也被贴上了“烂电影女主”的标签。

然而这种争议早在她还在休产假的时候就开始滋生了。2020年5月,宝宝在papi酱出生后的第二个月,因为宝宝随父姓,她被一些网友定义为成立翻车的“独立女性”。

为此她登上了几个热搜,被解读为“买营销复出”。

一连串的问题把一个更大的问题推给了大众——“papi酱的黄金时代彻底结束了吗?”

现在,或许,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,但或许,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,papi酱的人生,除了“陈腐”和“流行”,还会有第三种选择。

1987年,papi酱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。那时候,她还不叫papi酱,而是江。

现在,也许对于这个上海姑娘来说,她作为“papi酱”创造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流痕,但当她回到“江”的时候,她的生活却是非常平凡而平淡的。

小学那年,江进入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,宋家三姐妹、宋庆龄、和张爱玲在此求学。

现在,江也和他们一样,成为了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的“知名校友”,但她的名字却叫“papi酱”。

Papi酱童年

蒋从小就是老师所说的那种“一瓶不满,另一瓶半空”的学生——无论考什么,都可以不用花太多精力就能得到一个“差不多但不容易记住”的成绩。

比起学习,她更能被人记住的是她的演技。

比如在妈妈同事的记忆里,和妈妈一起来上班的江,总是拿起隔壁桌阿姨的梳子,一边走猫步,一边唱着最流行的歌曲《与公牛赛跑》。

Papi酱和妈妈

在高中同学的记忆中,十几岁的姜在高中文艺汇演的话剧舞台上扮演《三国演义》中的“刘备”一角。

“擅长演戏”贯穿姜一生至今,但她与演艺圈正式结缘的时刻,却是18岁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时候。

2005年秋,18岁的江成为中戏导演系的大一新生,和他一起的还有后来成为演员的任素汐,以及在隔壁表演系学习的陈晓和瑞秋莫莫。

虽然是导演,姜平日里也没少做表演培训。

当时她最擅长模仿春晚小品中的桥段,赵和宋丹丹的角色一直是她的首选。除此之外,当时的姜还经常沉迷于网络,热衷于收集各种网站和论坛上的八卦信息。

与其他学生相比,她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是其他人的几倍。对于娱乐圈的各种绯闻,她总是站在吃瓜的第一线。

现在,在她的大学生涯中,江不仅忙于学业、沉迷网络,还认识了许多将来会成为她生命中“重要人物”的人,比如她的丈夫老胡、她最好的朋友、她未来的伴侣杨明。

他们三人的相识源于开学时的一次小品作业,杨明饰演父亲,江饰演母亲,导演是她未来的丈夫。

第一次合作后,杨明、姜、和老胡组成了“三人组”。随后的日子里,杨明甚至抱怨自己连续两个生日都是在老胡的作业上度过的。

江也把自己偶尔的东北话归功于杨明——“都是他让我学会了东北话。”

虽然他们一进学校就认识了,但直到高三时,才向江发起了进攻。毕业前一个月,他们确定恋爱关系。后来他们的好朋友杨明甚至把这段爱情叫做“暮光之恋”。

虽然和朋友开玩笑,但2014年姜和领证的时候,杨明特意去见证了。

Papi酱和老公胡夫

从该剧毕业的那天,满心惆怅,感叹自己学生生涯的彻底结束。当时她没想到,四年后她会再次回到这个校园。

2009年,姜、老胡和杨明一起从中戏毕业。毕业后,老胡加入了一家公司,杨明成了的经纪人,但江证实了一句话:冒险岛。

那些年,姜尝试过许多工作。她当过演员、舞台导演助理和动画片导演。但基本上每份工作都没干多久。

她对事业没有太大的野心,也几乎不会规划。通常一份工作辞职后,她可以在家躺很久再找下一份工作。

当然,我有时候也很迷茫。

2013年,姜迎来了她大学毕业的第四个年头。和老胡商量后,她决定继续考研,原因很简单,可以进学校当老师,有寒暑假。

因为复习太投入,她在备考过程中胖了20斤。最终,蒋的名字出现在中戏研究生的录取名单上。四年后,她再次回到中央戏剧学院,也恢复了学籍。

那一年,江26岁,没有稳定的收入,又“重返”校园。未来仍然不确定。人们经常问她是否会感到恐慌。她回答:“我不慌,有什么好慌的?”

那时,每天下课后,她都会回到和胡夫一起住的出租屋,躺在沙发上,打开音乐消磨时间。在她的日记中,她也记录了当时的心态:

“我每天都好开心,但是我没有钱。”

后来,江拥有了比当时多得多的财富,但他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。

Papi酱老照片

2015年,正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的姜开始准备她的毕业作品——独立排演一部话剧,而当时出演她的话剧的演员正是她的本科同学。

那时候正是各种短视频软件兴起的一年。拍摄完毕业作品后,和开始计划拍摄一些不同的东西。

当时他们在微博里注册了一个账号,名为“TC少女”(吐槽少女),并设立了微信微信官方账号“脑洞1.6米”,在上面更新搞笑视频,但还没闹多大动静,就随着霍泥芳出国而告一段落。

之后,姜在微博上注册了自己的账号“papi酱”,并开始在上面更新自己的视频。

视频中,她经常用上海话夹杂英语,用变声器处理一些社会话题。她说,最初制作视频纯粹是为了好玩:“因为我觉得自己太好玩了”。

但没想到,视频意外火了。

2015年8月,她发布了一个名为《超级男性生存法则》的原创视频,迅速火遍网络。

Papi酱“超男生存法则第三弹”

后来,papi酱凭借密集槽点和惊人精准的视频风格,迅速吸引了大批粉丝,短短半年时间,微博粉丝突破千万。

因为名气太快,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叫“papi酱”的女孩的真实姓名,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人。

Papi酱上海话+英语方言

当时,姜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,甚至拒绝了导演的演戏邀请。谈及原因,她说当时的感觉就是慌,太慌了。

“我不是明星。为什么要采访我?”

与视频中塑造的形象不同,生活中的“蒋”和“papi酱”几乎没有相似之处。

视频中的Papi酱表现力极强,声音洪亮,夸张而充满活力,而现实生活中的蒋声音较低,比较内向,不爱出门,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。

每次在家里录视频,她都会让老公老胡暂时离开,因为:“我们太了解对方了,他会为我不好意思的。”

Papi酱和老胡

江形容自己是一个容易紧张的“悲观主义者”——有一段时间,如果第二天要坐高铁,她会在前一天晚上紧张得睡不着觉,她会在脑子里排练第二天要做什么。

迅速积累的名声并没有改变她。每次公开活动前,她还是会紧张很久,担心自己会突然倒在红毯上,担心自己站在台上会忘词。

那时候,姜还不喜欢被人称为“网络名人”。她更愿意被归类为“短视频制作者”,“papi酱”只是她扮演的一个角色。

但很快,她发现别人几乎不可能把自己和“papi酱”分开,而且既然流量已经涌进来了,就很难再退了。

Papi酱就在她第一次拍摄视频的出租屋里。

曾经有人问papi酱她觉得自己少女时代的其余部分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她想了一会儿,答道:

“大概是研究生毕业吧。”

Papi酱研究生毕业照

回顾时间点会发现,在papi酱即将研究生毕业的4月份,发生了两件大事。

首先,她获得了新东方创始人之一许小平和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高达1200万元的投资。

另一个是papi酱账号第一个贴片广告在北京拍卖。这场拍卖被称为“新媒体史上第一场拍卖”——6秒内,拍卖价格从6万涨到1000万,最终以2200万成交。

papi酱账号第一贴广告拍卖现场

罗振宇甚至将这则广告定义为“人类历史上单个视频广告的最高价格”。

Papi酱将拍卖所得的2200万元全部捐给了我们的母校奚仲,并用这笔钱设立了“勿忘我剧场”和“初始奖学金”。

当天的拍卖现场,“papi酱”的字样像符号一样印在话筒、屏幕和介绍本上,但作为主角,papi酱本人自始至终没有出席。

后来在接受采访时,papi酱说“那时候周围的人都在逼我走出自己的舒适区”。

汹涌的流量迅速将她托起,papi酱不得不告别过去的“平躺”,互联网高速迭代的普及几乎没有给她太多的反应时间,她就这样被推着往前走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她成立了自己的MCN公司,取名papitube,并参演了由陈可辛监制、吴君如执导的电影《恶魔铃铃》。她扮演“李菊花”,她的搭档是沈腾、岳云鹏、张译等。

电影《恶魔铃铃》中的Papi酱(左)

她开始代言各种产品,从运动品牌到洗衣机。同时,她也频繁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中。凭借她在节目中的独特观点,经常出现在热搜上。

看来今天的papi酱找到了一条流量和名气共存的道路,但走出舒适区,她确实遇到了一些“不适”。

比如她刚红的时候,一个十几年没联系的高中同学加了她的微信,对她说:“唐唐中戏导演系的一个研究生,居然成了网络名人?”

比如随着曝光度的逐渐增加,各种谣言也随之出现——有人说她家庭背景极其雄厚,有人说她成名前卖过口罩。

面对各种声音,papi酱一开始总是会生气很久。她说她“能理解也不能理解”。她明白各种声音和观点的合理性,但不明白为什么要造谣。

后来她开始选择屏蔽掉各种评论,忽略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讨论,但聊天时还是会偶尔纠结一下,比如:

“我觉得家里有背景没有错,但是我家真的没有背景。现在我父母还住在老房子里。”

2019年11月,papi酱宣布怀孕。

这一年,她32岁,走红第四年。显然,她的受欢迎程度比许多“网络名人”都要持久。

由她创办的Papitube稳步成长,签约了近百家网络创作者,“papi酱”这个词早已成为一个品牌。

事业蒸蒸日上,papi酱却在这个时间点决定怀孕,半年后消失在公众视野。这背后还是有原因的。

2018年初,papi酱被查出囊肿,复发率很高。虽然是良性的,但还是有不孕的风险。

囊肿切除手术后,主治医生给出建议:如果想生孩子,赶紧准备怀孕。

我以为是时候进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了。一年后,papi酱宣布我怀孕了。

Papi酱公布怀孕视频

2020年初,papi酱生了孩子。孩子出生后,她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荷尔蒙的变化,从不充足的睡眠和被育儿挤压的私密空间空。

很长一段时间,papi酱反复向自己确认一个问题:“是我没有自己的时间,那么容易哭吗?”

不是所有的人,就像鸡汤里说的,都只是妈妈。有些人当了妈妈就慌了。

5月10日,papi酱度过了第一个母亲节。当天,她发了一条微博:“现在发现,没有什么比当妈妈更累了,当妈妈最累。”

很快,这条微博就被搜索到了置顶,但大家关注的不是“当妈”的papi酱在育儿方面的辛苦,而是papi酱视为“独立女性”,让孩子随父姓。

随着争议的升级,更多的声音开始从侧面滋生——有人说这次热搜是papi酱为了东山再起的自导自演,也有人说papi酱人设了翻车。

以前papi酱经常被过度解读。

比如她说“我目前没有要孩子的打算”,就会翻译成“我决定丁克”;比如她没有和胡夫举行婚礼,也会被视为“独立女性”的代表。

但其实papi酱后来在很多场合都澄清了——不办婚礼,纯粹是因为麻烦。

Papi酱很少回应网友的各种解读:“如果每次都回应,会被认为是欲盖弥彰。”

但是这一次,papi是真的喘不过气了。

“随父姓”风波4个月后,她在微博上发了一篇题为《官方回应几个月前的网络风波》的帖子。

视频中,她说,“有人说说清楚的人就会说清楚,但我不想为自己没做的事自责,我只想说清楚。”

也是在这个月,她发布了六分钟的复出视频,以说唱的形式讲述了papi酱过去一年的故事。

视频最后她说“我还是我,我还是以前的papi酱”。

papi酱回归视频截图

她复出后,papi酱出演了电影《明天会好起来》,这是她第一次担任女主持,但似乎观众并不买账。

在豆瓣上,有近两万人给这部电影打分,最后得到了4.8分——一个远低于及格线的分数。

有人说这部电影狗血十足,也有人质疑为什么擅长吐槽烂papi酱,却亲自演了一部烂电影。

对此Papi并没有正面回应,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“我习惯了被人批评”。

明天Papi酱就好了(左)

以前人们对papi酱说“享受过程”,她从来不相信。

现在,当了妈妈之后,她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:“因为你不知道你正在经历的哪一天会对未来产生影响。”

在papi酱公司的大门口,摆放着一幅书法作品,上面写着“不忘初心”四个字。

这四个字是papi酱刚成立公司时给她的。她说一个是因为她当时不知所措,一个是因为她希望自己不要忘记当初的心动——拍短视频只是为了“开心”两个字,为了自己,也为了别人。

以前在papi酱视频的最后,她总会说一句话:“我是papi酱,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人。”

但如果她离开papi酱,让姜给自己下定义,她会希望自己是一个不喜欢事物或者自怨自艾的人。

“毕竟我是个焦虑的人。”

今年,是姜以“papi酱”的身份站在公众视野的第六个年头。在这六年里,她名利双收,做了母亲,经历了风风雨雨和质疑。

不像六年前中戏毕业的papi酱面对真诚的流量恐惧,或许是因为她见过太多的流量转瞬即逝,或许是因为她经历过成名的酸甜苦辣,现在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各种情况。

面对永远不会消散的“陈腐”评论,她觉得无所谓:“如果有一天陈腐了,就陈腐吧”。

也许就像她主演的电影里的那句台词:“人生只有上坡路和下坡路”,但只要有路,有方向,我们总能前行。

如果实在没办法了,偶尔平躺一下也没事。

Papi酱和儿子

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随机推荐返回顶部